Banner
治理短视频侵权 平台责无旁贷
- 2021-05-27 02:39-

  这也难怪,要是没了“一手”剧集,所谓的剪辑、切条、搬运等“二次创作”将无路可走。当下,短视频已经成为互联网知识产权侵权高发地带,热门电视剧、院线电影更是被侵权的“重灾区”。12426版权监测中心发布的《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》显示,仅2019年至2020年10月间就累计监测到疑似侵权链接1602.69万条,独家原创作者被侵权率高达92.9%。

  在短视频平台上搜索“影视剪辑”“追剧”等关键词,粉丝数百万以上的账号比比皆是。显然,“切条视频”本质上就是一种盗窃,制作者利用了原作品最吸引人的剧情和画面,在流量场上为自己谋利。有媒体报道,在某短视频平台上,拥有近130万粉丝的某博主几乎每天更新一个裁剪后的影视作品。在其直播间的“幕布”中,作者引导用户下载其“推广链接”中的游戏,以赚取相应厂商的“推广费”。

  那么,板子应该只打到这些博主吗?当然不是。在影视作品侵权的产业链条上,获利最多的短视频平台应当承担更大的责任。虽然内容的野蛮生长在任何一个时代都存在,不能完全由哪个平台来“背锅”,但也必须承认,在互联网时代,特别是大数据技术和算法时代,平台能够轻易掌握大多数人想看什么、爱看什么,并且根据用户画像来推送信息,而这样的算法推荐显然会导致侵权内容传播得更广、更快,对权利人造成更为严重的损害。

  平台经济不是垄断的法外之地,也不是侵权的法外之地。近年来,国家有关部门多次约谈相关短视频平台,要求平台约束侵权行为,但收效并不明显。不少“搬运号”被封禁后,换个“马甲”继续侵权。为此,短视频平台必须做到守土有责,通过鉴别视频时长、监控分类分区排行等方式,尽最大努力过滤明显的侵权行为。此外,平台还应建立有利于原创作者的维权渠道,肩负起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。

  现在,有关平台经济的话题很热。短期利益对企业是一个吸力极强的“黑洞”,但企业必须要抵制诱惑,不被平台反噬。对于平台经济来说,加强反垄断和反侵权,迎来的绝不是行业的“冬天”,而恰恰是更好更健康发展的新起点。

  当天下午,他先后来到南平市武夷山国家公园智慧管理中心、星村镇燕子窠生态茶园、朱熹园,了解生态文明建设、茶产业发展和传统文化传承等情况。

  习主席在视频致辞中传达了哪些重要信息,央视网《联播+》特为您梳理,与您一起学习。

  北京时间2021年3月13日10时19分,我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四号丙运载火箭,成功将遥感三十一号04组卫星发射升空,卫星进入预定轨道。卫星主要用于开展电磁环境探测及相关技术试验。